陈甘棠

夏天,真好。

19:06

        向每一个看文的小可爱诚挚的道歉。抱歉,这么烂的文,还要继续看下去。
         没有完结,已经完结。特别短。
         OOC warning.
         故事前提:芥川和敦是一个孤儿院出来的。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    他说他已经很久没有写出东西来了。
    说这话的时候,他正把玩着我的闹钟,把时间调到了19:06,永远的19:06。我很喜欢这只钟,原先是白色的,是我和芥川在旧货商店买的。那时候它的四角已经磨损,有的时候会停止工作。芥川一直想换一只新的,但我不同意。我觉得它很好看,芥川离开时留下的裂痕还留在那儿,时间定格在22:06,正好是芥川离开的时间。有时候我觉得芥川从未离开我,这只钟一直在走,他只是不小心忘记回来,它只是在不为人知的地方转了一圈又一圈。芥川回来时,它便会重新在我看得见的地方走动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现在,太宰正拨弄这这只钟。说不上生气,也谈不上开心。我看见他把钟上抛,又接住,周而复始,没有停下的理由。太宰的手和他的人是一致的,修长且纤细。骨节分明却不突出,细纹很少,青筋温和的盘绕着。我很喜欢,我很喜欢。几乎是无意识的,我说:“太宰先生的手很好看呢。”我不太记得自己说了什么,但一定是令他吃惊的。太宰放下了手中的钟,我心里一沉。“敦,很直白呢。”他直呼我的名字,尾音上扬,毫不掩饰的审视,让我想起了芥川。我从来没有夸过他哪里好看,可能是因为太熟悉了,看不出来吧。那些女孩子夸赞他的时候,他也会用这样审视的目光看向我,应该是审视吧,应该,应该是在看我。我说不清他是高兴还是不高兴,也不明白直白好还是不好。我说:“我不知道。”我是不知道,除了芥川我很少与人当面交流。
     .  太宰低下头,继续玩我的钟,看不出喜怒。我有点不知所措,只能看着他。他突然开口:“如果我不交稿,会怎么样?”“我们会少一片文章,发行量不如之前或者比之前更好,就这样。”我想了一会儿,“但投诉信肯定会像雪花一样堆积,主编会从白色海洋里费尽精力把我拖出来只为骂我一顿然后辞退我。”上次芥川没有交稿,我并没有被辞退,这次也不会。我并不只负责太宰一个人。太宰似乎是相信了的,他抬起头,问我几点钟了。我掏出手机。我自己是很喜欢我的手机的,因为可以看到芥川,很清晰,可惜他的每一根毛都被PS消去了,否则我还可以写一个很棒的语句。我记忆里的芥川脸总是不清楚。但芥川特别讨厌我用手机。我从来不问为什么,因为不会有答案。他也问过我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,但我不记得了。现在,这部手机大概成为了芥川曾在我世界里出现过的唯一凭证。不,不一定,他那厌恶的表情是他的标志,所有报刊上的他都是这样的冷漠。杂志不算,杂志上他是罗生门,不是芥川龙之介。我是月下兽,不是中岛敦。我们从来没有肩并肩站在一起过。所以,我与芥川到底认不认识呢?
         “22:00整。”我回答,故意省去了那多余的六分钟。太宰像对待珍宝一样拿着我的闹钟,将时间拨到22:06,轻轻的放下,向我道了晚安,并说他明天还会来拜访。我送他出门,就像我三个小时前迎他进来一样恭敬。他的表情突然变得怪异,他是在笑。我躺在床上,如释重负,明天大约是能交稿了。突然我看到那只钟走了起来,我终于有了个好梦。

评论(2)

热度(17)